红牛模型

红牛模型

Amalgam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好的手工制作大型模型的制造商。我们的工作着眼于细节,着眼于创造能够真正捕捉每辆汽车的风格和精神的模型,这是独一无二的。 我们全力以赴并致力于达到精准和卓越水平,从而使我们制作的模型远远超过以前出现的任何产品。

Amalgam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好的手工制作大型模型的制造商。我们的工作着眼于细节,着眼于创造能够真正捕捉每辆汽车的风格和精神的模型,这是独一无二的。 我们全力以赴并致力于达到精准和卓越水平,从而使我们制作的模型远远超过以前出现的任何产品。

分享
红牛本田RB16B-2021阿塞拜疆大奖赛 预定

红牛本田RB16B-2021阿塞拜疆大奖赛 1:8 比例

限量50台 这是塞尔吉奥·佩雷斯在2021年F1阿塞拜疆大奖赛上驾驶的赛车 每个模型都是由一小队工匠手工制作和组装的 1:8 比例模型, 超过69厘米/27英寸长 用最优质的材料制成 开发该模型需花费2500多个小时 每个模型的制作时间超过250个小时 数以千计的精密工程零件:复模、照相蚀刻和数控加工的金属组件 使用原始CAD数据和红牛车队提供的油漆代码制作 红牛本田RB16B赛车是2020赛季RB16赛车的升级版,由荷兰最受欢迎的车手马克斯·维斯塔潘和墨西哥车手塞尔吉奥·佩雷斯驾驶,旨在获得自2013年以来的第一个年度总冠军。 2021年是维斯塔潘在红牛车队的第六年,而佩雷斯则是从赛点车队转队加入红牛,RB16B与混合动力时代的霸主梅赛德斯车队进行抗争,已经证明了它的勇气。 进入本赛季的十场比赛后,红牛在车手和车队积分榜上占据领先地位,比竞争对手获得了更多的比赛胜利和杆位,因此有消息称2021年赛季将上演十多年来最激烈的冠军争夺战。   RB16B延用了2020年款赛车相同的底盘,因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促使团队同意一系列降低成本的措施,包括推迟新规和冻结大部分现行规则。 然而,尽管赛车的名字和结构与前一赛季的赛车相同,车队在每个部件上进行了总体改进。 鼻锥的空气动力学性能改进是显而易见的,还有新的前盘刹车管道及对破风板的升级。 根据规定,汽车的底板向后收缩约100毫米。人们对红牛赛车最感兴趣的是赛车的尾部,车队花费了两个研发配额来调整变速箱支架和后悬挂。 这些变化显然是为了改善赛车尾部的空气动力学表现,这在减少下压力的规则变化中尤为重要。 第一个(也许是唯一一个)重要的变化是使用了单立柱尾翼。 2020 RB16打破了红牛的传统,采用了双支撑尾翼,但在RB16B上,团队回到了更熟悉的概念。   RB16B真正的心脏是2021年的动力单元:本田RA621H。 这家日本制造商宣布将在赛季结束后离开F1,并将他们原计划2022年实施的升级计划落实到2021年的动力单元中,试图与目前无法超越的竞争对手梅赛德斯一决高下。 RA621H的特点包括:凸轮轴布局更加紧凑,位置更低,气门角度不同,与之前的产品相比,气缸内径更短,有效地创造出了重心更低、尺寸更小的引擎。 红牛将成立一个新的“红牛动力系统”部门,并从2022年开始管理他们自己的引擎开发。 在7月18日的英国大奖赛之后,RB16B已经赢得了6场胜利,4次登上领奖台,4个杆位和5个最快圈。 红牛目前在车队积分榜上领先四分。马克斯·维斯塔潘在车手积分榜上领先8分,塞尔吉奥·佩雷斯目前排名第五。   这款1:8比例的红牛赛车RB16B模型原型为塞尔吉奥·佩雷斯和马克斯·维斯塔潘于2021年6月6日参加阿塞拜疆大奖赛驾驶的赛车,本场比赛在巴库城市赛道举行。 维斯塔潘在临近比赛结束时突然爆胎,与即将到手的冠军失之交臂,佩雷斯在与汉密尔顿的梅赛德斯赛车的较量中幸存下来,获得了他作为红牛车手的第一次胜利。排位赛意外不断,三个阶段一共引发四次红旗创造了纪录,维斯塔潘排在第三,佩雷斯排在第七。 佩雷斯的开局非常精彩,他很快超过了法拉利的卡洛斯·塞恩斯和红牛二队的皮埃尔·加斯利,进入P4。几圈之后,汉密尔顿、维斯塔潘和佩雷斯都在第一轮进站开始之前,超越了杆位发车的法拉利车手查尔斯·勒克莱尔。 维斯塔潘快速进站后超过了汉密尔顿,而佩雷斯则跑出了比赛到目前为止最快的圈速,尽管经历了缓慢的四秒进站,仍然以P2领先于梅赛德斯。 比赛持续进行,维斯塔潘在接下来的至少15圈里以微小优势稳居第一,而佩雷斯则保持着他与身后的汉密尔顿的距离。 但在第30圈时,阿斯顿·马丁车队的兰斯·斯托尔遭遇爆胎导致车撞到墙上,安全车出动。比赛重启之后红牛车队进展顺利,汉密尔顿尾追其后。还有5圈车队就有可能获得自2016年以来的第一次1-2胜利,然而到第46圈时,不幸再次发生。维斯塔潘的赛车后左轮胎坏了,车撞到墙上,碎片散落在赛道上引发红旗。 耽误了三十五分钟后,比赛重新开始。...

¥75,588.00

红牛本田RB16B-2021摩纳哥大奖赛 预定

红牛本田RB16B-2021摩纳哥大奖赛 1:8 比例

限量50台 这是马克斯·维斯塔潘在2021年F1摩纳哥大奖赛上驾驶的赛车 每个模型都是由一小队工匠手工制作和组装的 1:8 比例模型, 超过69厘米/27英寸长 用最优质的材料制成 开发该模型需花费2500多个小时 每个模型的制作时间超过250个小时 数以千计的精密工程零件:复模、照相蚀刻和数控加工的金属组件 使用原始CAD数据和红牛车队提供的油漆代码制作 红牛本田RB16B赛车是2020赛季RB16赛车的升级版,由荷兰最受欢迎的车手马克斯·维斯塔潘和墨西哥车手塞尔吉奥·佩雷斯驾驶,旨在获得自2013年以来的第一个年度总冠军。 2021年是维斯塔潘在红牛车队的第六年,而佩雷斯则是从赛点车队转队加入红牛,RB16B与混合动力时代的霸主梅赛德斯车队进行抗争,已经证明了它的勇气。 进入本赛季的十场比赛后,红牛在车手和车队积分榜上占据领先地位,比竞争对手获得了更多的比赛胜利和杆位,因此有消息称2021年赛季将上演十多年来最激烈的冠军争夺战。   RB16B延用了2020年款赛车相同的底盘,因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促使团队同意一系列降低成本的措施,包括推迟新规和冻结大部分现行规则。 然而,尽管赛车的名字和结构与前一赛季的赛车相同,车队在每个部件上进行了总体改进。 鼻锥的空气动力学性能改进是显而易见的,还有新的前盘刹车管道及对破风板的升级。 根据规定,汽车的底板向后收缩约100毫米。人们对红牛赛车最感兴趣的是赛车的尾部,车队花费了两个研发配额来调整变速箱支架和后悬挂。 这些变化显然是为了改善赛车尾部的空气动力学表现,这在减少下压力的规则变化中尤为重要。 第一个(也许是唯一一个)重要的变化是使用了单立柱尾翼。 2020 RB16打破了红牛的传统,采用了双支撑尾翼,但在RB16B上,团队回到了更熟悉的概念。   RB16B真正的心脏是2021年的动力单元:本田RA621H。 这家日本制造商宣布将在赛季结束后离开F1,并将他们原计划2022年实施的升级计划落实到2021年的动力单元中,试图与目前无法超越的竞争对手梅赛德斯一决高下。 RA621H的特点包括:凸轮轴布局更加紧凑,位置更低,气门角度不同,与之前的产品相比,气缸内径更短,有效地创造出了重心更低、尺寸更小的引擎。 红牛将成立一个新的“红牛动力系统”部门,并从2022年开始管理他们自己的引擎开发。 在7月18日的英国大奖赛之后,RB16B已经赢得了6场胜利,4次登上领奖台,4个杆位和5个最快圈。 红牛目前在车队积分榜上领先四分。马克斯·维斯塔潘在车手积分榜上领先8分,塞尔吉奥·佩雷斯目前排名第五。   这款1:8比例的红牛赛车RB16B模型原型为马克斯·维斯塔潘和塞尔吉奥·佩雷斯于2021年5月23日参加F1摩纳哥大奖赛时驾驶的赛车。 马克斯·维斯塔潘第一次在摩纳哥获胜,这一站也让他在职业生涯中首次在车手积分榜上处于领先地位。 佩雷斯在这条因超车困难而出名的赛道上表现出色,获得第四名。 在排位赛中,法拉利的查尔斯·勒克莱尔撞车引发红旗导致比赛终止,维斯塔潘排在其后P2的位置,佩雷斯则P9发车。 然而,勒克莱尔撞车事故影响了正赛,发车时赛车故障,不得不进维修站,维斯塔潘得以杆位发车,尽管是在发车区较脏的一边。 这位荷兰车手开局完美,抵挡住了来自梅塞德斯车手瓦尔特里-博塔斯的进攻,同时佩雷斯上升到了第八名。 在平淡的第一阶段比赛结束时,维斯塔潘领先了5秒多,然后完成了他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进站,以第二名的成绩落后于队友。...

¥75,588.00

阿斯顿·马丁 红牛赛车RB15微型前鼻翼 预定

阿斯顿·马丁 红牛赛车RB15微型前鼻翼 1:12 比例

阿斯顿马丁红牛车队参加2019年国际汽联一级方程式世界锦标赛®的是红牛第一台搭载本田动力单元的赛车。由马克斯·维斯塔潘和亚历山大·阿尔本驾驶的RB15在墨尔本的澳大利亚大奖赛上首次亮相,阿尔本在赛季中期接替了皮埃尔·加斯利,而加斯利是在丹尼尔·里卡多转队雷诺之后加入红牛的。作为一辆具有竞争力的赛车,RB15在整个赛季中都与法拉利进行了良好的较量,甚至在后期阶段也证明了它与奔驰的实力不相上下。当维斯塔潘在奥地利取得胜利时,它成为了自简森-巴顿在2006年匈牙利大奖赛获胜后13年以来第一辆获得比赛胜利的本田动力赛车。维斯塔潘在匈牙利大奖赛中的杆位是自2005年巴顿在加拿大驾驶本田动力的BAR后的第一次,当时那辆装有本田引擎的赛车在发车区排在了第一位。这是一个真正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因为维斯塔潘也成为第一个登上杆位的荷兰F1车手,同时也是该赛事第100个不同的杆位车手。 总的来说,RB15为红牛车队带来了三场比赛的胜利,六次登上领奖台,两次杆位和五次最快圈速,得到了417分,在车队积分榜上获得了第三名。马克斯·维斯塔潘在车手积分榜上排名第三,领先于法拉利的查尔斯·勒克莱尔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而加斯利和阿尔本在赛季中期交换后仅以3分的差距获得了第七和第八的成绩。 这款精致的模型是基于阿斯顿马丁红牛车队的RB15赛车以1:8比例重新创作,马克斯·维斯塔潘驾驶该车在2019年奥地利大奖赛上赢得了胜利。阿尔本和加斯利的涂装也可订购。此款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手工制作完成的,红牛帮助提供原始饰面,材料,归档图像和图纸等信息。对真车超高精度的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按比例重新创建每个细节。此外,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均对原型模型进行了详细审查,以确保其准确性。 这款精致的阿斯顿马丁红牛赛车RB15前鼻翼1:12比例模型是在Amalgam Collection的工作室中制作完成的,使用了由红牛车队设计室提供的详细的颜色和材料规格书,以及原始CAD数据。此外,它还经过了工程和设计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表述的完全准确。 -------------------------------------------------------------- 这款模型是我们出品的众多微型前鼻翼中的一个。 探索Amalgam微型前鼻翼>

¥2,488.00

阿斯顿马丁红牛赛车RB15 - 2019奥地利大奖赛

阿斯顿马丁红牛赛车RB15 - 2019奥地利大奖赛 1:8 比例

阿斯顿马丁红牛车队参加2019年国际汽联一级方程式世界锦标赛®的是红牛第一台搭载本田动力单元的赛车。由马克斯·维斯塔潘和亚历山大·阿尔本驾驶的RB15在墨尔本的澳大利亚大奖赛上首次亮相,阿尔本在赛季中期接替了皮埃尔·加斯利,而加斯利是在丹尼尔·里卡多转队雷诺之后加入红牛的。作为一辆具有竞争力的赛车,RB15在整个赛季中都与法拉利进行了良好的较量,甚至在后期阶段也证明了它与奔驰的实力不相上下。当维斯塔潘在奥地利取得胜利时,它成为了自简森-巴顿在2006年匈牙利大奖赛获胜后13年以来第一辆获得比赛胜利的本田动力赛车。维斯塔潘在匈牙利大奖赛中的杆位是自2005年巴顿在加拿大驾驶本田动力的BAR后的第一次,当时那辆装有本田引擎的赛车在发车区排在了第一位。这是一个真正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因为维斯塔潘也成为第一个登上杆位的荷兰F1车手,同时也是该赛事第100个不同的杆位车手。 总的来说,RB15为红牛车队带来了三场比赛的胜利,六次登上领奖台,两次杆位和五次最快圈速,得到了417分,在车队积分榜上获得了第三名。马克斯·维斯塔潘在车手积分榜上排名第三,领先于法拉利的查尔斯·勒克莱尔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而加斯利和阿尔本在赛季中期交换后仅以3分的差距获得了第七和第八的成绩。 这款精致的模型是基于阿斯顿马丁红牛车队的RB15赛车以1:8比例重新创作,马克斯·维斯塔潘驾驶该车在2019年奥地利大奖赛上赢得了胜利。阿尔本和加斯利的涂装也可订购。此款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手工制作完成的,红牛帮助提供原始饰面,材料,归档图像和图纸等信息。对真车超高精度的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按比例重新创建每个细节。此外,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均对原型模型进行了详细审查,以确保其准确性。 该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内手工制作和完成的,在原始表面处理,材料,存档图片和图纸等方面制造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用原始CAD和对原始汽车的超高精度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重现每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还经过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 阿斯顿马丁红牛赛车RB15仅限量99台。 -------------------------------------------------------------- 使用我们精致讲究的手工打造的展示柜、展架或展台,使您的1:8比例收藏更具格调。 查看此型号的展示柜 > 我们提供量身定制的服务,定制您的1:8比例模型以完全符合真实汽车的规格,从而使本已非常出色的限量版模型更加突出和独一无二。 详细了解我们的定制模型 >

¥75,588.00

红牛RB3 (2007) 历史

红牛RB3 (2007) 1:1 比例

该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内手工制作和完成的,在原始表面处理,材料,存档图片和图纸等方面制造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用原始CAD和对原始汽车的超高精度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重现每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还经过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

红牛RB3 (2007) 历史

红牛RB3 (2007) 1:8 比例

该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内手工制作和完成的,在原始表面处理,材料,存档图片和图纸等方面制造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用原始CAD和对原始汽车的超高精度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重现每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还经过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

红牛RB3微型前鼻翼(2007) 历史

红牛RB3微型前鼻翼(2007) 1:12 比例

该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内手工制作和完成的,在原始表面处理,材料,存档图片和图纸等方面制造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用原始CAD和对原始汽车的超高精度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重现每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还经过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

红牛RB6-2010阿布扎比大奖赛 历史

红牛RB6-2010阿布扎比大奖赛 1:8 比例

该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内手工制作和完成的,在原始表面处理,材料,存档图片和图纸等方面制造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用原始CAD和对原始汽车的超高精度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重现每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还经过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

红牛RB6微型前鼻翼(2010) 历史

红牛RB6微型前鼻翼(2010) 1:12 比例

该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内手工制作和完成的,在原始表面处理,材料,存档图片和图纸等方面制造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用原始CAD和对原始汽车的超高精度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重现每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还经过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

红牛RB7方向盘(2011) 历史

红牛RB7方向盘(2011) 1:4 比例

该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内手工制作和完成的,在原始表面处理,材料,存档图片和图纸等方面制造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用原始CAD和对原始汽车的超高精度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重现每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还经过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

红牛RB8-2012巴西大奖赛 历史

红牛RB8-2012巴西大奖赛 1:8 比例

该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内手工制作和完成的,在原始表面处理,材料,存档图片和图纸等方面制造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用原始CAD和对原始汽车的超高精度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重现每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还经过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

红牛RB8-2012年日本大奖赛 历史

红牛RB8-2012年日本大奖赛 1:8 比例

该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内手工制作和完成的,在原始表面处理,材料,存档图片和图纸等方面制造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用原始CAD和对原始汽车的超高精度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重现每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还经过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

红牛RB8方向盘(2012) 历史

红牛RB8方向盘(2012) 1:4 比例

该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内手工制作和完成的,在原始表面处理,材料,存档图片和图纸等方面制造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用原始CAD和对原始汽车的超高精度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重现每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还经过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

红牛RB9-2013印度大奖赛 历史

红牛RB9-2013印度大奖赛 1:8 比例

该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内手工制作和完成的,在原始表面处理,材料,存档图片和图纸等方面制造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用原始CAD和对原始汽车的超高精度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重现每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还经过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

红牛Toro Rosso STR2(2007) 历史

红牛Toro Rosso STR2(2007) 1:8 比例

该模型是在我们的车间内手工制作和完成的,在原始表面处理,材料,存档图片和图纸等方面制造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使用原始CAD和对原始汽车的超高精度数字扫描使我们能够完美地重现每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还经过制造商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